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媒体介绍

 奋力求真总是春


来源:原载《烟台日报》1995年1月8日第三版   发布时间:2010-05-19 00:36:08

--记发展经济学创始人张培刚

李家林

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中大国,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主题,在这历史性的理论变革过程中,中国经济学家应当义不容辞地承担起创立新发展经济学的历史重任。

作为发展经济学创始人的张培刚教授,从80年代就反复思索着:第一,为什么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经济落后的国家或发展中国家,正有待于经济起飞和经济发展,有待于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而西方发展经济学竟然宣告"濒临死亡困境"或正在"走下坡路"?第二,纵观世界,大战后已经发展起来并且初步实现了工业化的极少数国家和地区,大都幅员较小,人口较少,而那些历史悠久、幅员广大、人口众多的大国(如中国、印度等)却都还没有转化成为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其中原因又何在?第三,战后数十年来的西方发展经济学,除个别学者或个别著作外,大都未涉及实行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问题,只是把研究对象完全局限于实行私有制和市场机制的发展中国家,这显然是不够的。他经过思索之后得的结论是:大战后西方发展经济学之所以在兴盛了一阵之后转面陷入了当前的困境,并不是说明它已经圆满地完成了时代赋予的历史任务,而恰恰相反,它在过去二三十年间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就当今时代任务的要求而言,则仍然相距甚远;其所以造成今天陷入困境的局面,主要是由于过去发展经济学本身在研究范围和研究方法上存在着重大缺陷和严重不足。因此,就当前世界形势言,他认为发展经济学不仅不应该"趋于衰落""濒于灭亡",而是任重道远、前途大有可为。但要对发展经济学的研究范围和内容,连同研究方法加以彻底改造和革新。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一种"新发展经济学"

19896月,《经济研究》第6期上,出现了张培刚的论文《发展经济学向何处去?》,鲜明表达了他对发展经济学前景的看法,给、失衡的发展经济学天平的另一端上,加上了一个有份量的砝码,张培刚强调,发展经济学关键是要对它的内容和研究方法进行变革,使之成为适合发展中国家实际的正确理论。他的论文在我国经济学界引起了反响。学者们、读者们写信给张培刚教授,希望把有关发展经济学的讨论再深入下去,也盼望早日看到他的发展经济学新作,其时,他正积极带领一班人,在酝酿、准备他的变革之作《新发展经济学》。从1988年冬到1992年春,先后在青岛、成都、武汉、保定、上海、呼和浩特等地举行的会议上,该书从设想到大纲、初稿、修订,一步步地孕育成熟。

《新发展经济学》以新的姿态面世,新就新在突破以往发展经济学研究的局限性,运用发展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对发展中大国的经济发展进行分析,因而书中的一些结论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

《新发展经济学》指出,西方经济学家们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把工业化片面理解为仅仅是发展制造工业,而忽视了农业的发展,所以以往发展经济学对工业化的理解是片面的;并认为这是战后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步履艰难和屡屡失败的重要根源之一,同时强调了工业化仍然是发展经济学研究的主题。书中还对工业化的涵义作了新的广泛的说明,并论述了工业化与现代化的关系。认为在一定的情况下,"现代化"可以而且应该看作是阶段性的。在这一阶段内"现代化"的活动内容和变化情况基本上同"工业化"一致。但"现代化""工业化"之间又存在有大不相同之处。"现代化"远比"工业化"广泛。"现代化"所包含的内容,除了"工业化"的内容外,还包含政治、法律、社会、文化和思想意识等方面的变革。而且"现代化"远比"工业化"久远。"一个国家或地区从以手工劳动为主的小农经济的社会,进化到以机器操作为主的社会化大生产的经济社会,就可以说它的工业化任务已基本完成"。而"现代化"还包含了无止境的不断变革的任务,"即便是先进的工业国或已经‘工业化’了的国家或地区,仍然面临着继续不断地进行的现代化的任务"。在此基础上得出"工业化是人类社会历史上的一个特定的发展阶段,而现代化则是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历史长河"的结论,指出了现代化是无止境的,这就澄清了过去人们认为实现了工业化就实现了现代化。把工业化与现代化等同起来的认识上的模糊。

《新发展经济学》对政府干预经济、计划与市场的关系的阐述具有独到之处。特别是对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换的探索,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作出了较大的理论贡献。指出这种转换可以是剧烈的快速的转换,也可以是缓和的渐进的转换。并特别强调这种体制转换能否奏效的衡量标准是能否解放生产力,促进社会经济的进步和发展,从而不断提高广大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这就意味着只要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是可以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

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找出那短暂而有风险的生命的意义。所以,一个人对社会的价值首先取决于他的感情、思想和行动对增进人类利益有多大作用。当我们为张培刚教授这位为发展中国家、为人类的幸福而劳动、而努力的老年学者祝福时,张培刚引用了几句名言:幸福,就在于创造新的生活,就在于为改造和重新教育那个已经成了民族主义的、社会主义时代的伟大的智慧的人而奋斗。对于我,作一个战士是最大的幸福一切个人问题都不如社会事业那样永久。因为,只有整个人类的幸福才是你的幸福。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对我们的公共利益有所贡献,我就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谁为时代的伟大目标服务,并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为人类兄弟而进行的斗争,谁才是不朽的。我们祝福张培刚教授,祝福他像他的事业一样年轻,永远年轻。

 

 

 

 

    
讲座简介
各期讲座详情
    
讲座简介
各期讲座详情
    
2011-2017年捐赠明细
基金会成立至2010年捐赠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
关于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有关问题的...
    
 
 
武汉华中软件园   
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
上海金臣投资管理公司
Copyright © 张培刚发展经济学基金会
邮政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1037号 邮政编码:430074
办公地点: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大楼506室
电话/传真:027-87542253 联系人:黄莉
鄂ICP备15011824号 中文域名: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基金会.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