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张培刚随笔

 忠言——转告张培刚先生生前要给邹恒甫说的话


来源:   发布时间:2013-06-08 00:47:00

忠 言
               ——转告张培刚先生生前要给邹恒甫说的话
小邹:你好!多年未见到你了。张老师于201111月离开人世,享年98岁。走时他被疾病折磨得十分痛苦,医院虽尽其所能,却无回天之力。无减轻其疼痛之术。每天我有半个小时进入重症病房,看见一个大如水管的呼吸器插进他的喉管,嘴只能张开,锁眉、闭眼。当我握着他的手,俯身告知我已在他身旁,他紧紧握着我的手,眼角不断渗出泪水,他痛苦不堪,我疼心不已。这种状况几乎达一个半月之久。从此,我就落下整日疲乏,却想睡不能眠的疾病,每晚必服安眠药片,才能迷迷糊糊四、五个小时。
我的身体状况如此,但想到你是张老学生曾启贤和董辅礽的弟子,这层师孙之情,有鉴于此,我才想到将张老生前要向你说的话,现转知于你。
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伴随张老赵美国开会、讲学。第一次是在波士顿,张老的母校哈佛大学见到你。你还在哈佛攻读博士学位,你说,张老师的博士论文是国际水平,自己要努力学习。第二次是在华盛顿见到你时,你已在世界银行工作,你和小曾已有一个在襁褓中的孩子,我们在你家住了一晚,你还从书架抽出1969年在美国再版的张老于1945年撰写的《农业与工业化》英文版一书给我们看,并谈了你的工作情况。两次见到你的印象,用张老师的话说:“小邹是一个有抱负、很单纯,很可爱的孩子。”
你回国到武大创办高级研究中心,在成立的大会上,董辅礽宣布说“大家要知道,武汉大学在历史上经济学有两次革命。一次是1946年秋,张培刚先生从哈佛回到武大,凝聚了一批人才,有哈佛的吴纪先、刘涤源、谭崇台;耶鲁的李崇淮、周新民、威士康辛的朱景尧。可说是群星灿烂,光华四溢。第二次是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邹恒甫回来了……”就这方面来说,第二次归来的邹恒甫远比第一次归来的张培刚贡献大。邹恒甫在武大高级研究中心培养了一批人才,还邀请到国际有真才实学的著名学者到中心授课演讲。使学生受到教益。
四十年代归国的张培刚回来,他所集聚的这批人材从建国到文革结束的30年里,都未能施展才干,并没有发出灿烂的星光,有的还打成右派。张培刚本人,纵有要将个人的知识,无私奉献给魂牵梦绕自己祖国的赤子心愿,但时代并没有给他以机会,他在华中工学院修马路,盖房子,在连连不断的政治运动中上山下乡,改造世界观,10年的文化革命中,受审查,挨批判,从事体力劳动。他在农村自如地用独轮车一次能运送数佰斤肥料到田里。养牛能养得十分膘壮。人们感到惊讶,他说,我出身农民家庭,从小就学会农耕劳作。养牛无巧、栏干草饱;推车无巧,只要屁股扭得好。这些农村的谚语,都是农民在劳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智慧,中国农民是聪明的。
    张老于1913年出生,属相牛,他说自己就是一匹劳累的“老牛”。弹指挥间30年的年华已去,时光流逝,他的智慧和锐气已消失殆尽,仅仅留下了一个牛的“韧”性。在一所工学院,老困兽犹斗,85岁获得博士学位点,经济学院总算在华工可以生存下来了。但他的“立足中国,面向世界,开放式地借鉴人类文明的成果,探索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大国,如何转变为工业强国的可行途径”的理论知识未能奉献。“蹉跎岁月,壮志不酬”他常为此深感遗憾。。
几年前,你为北京大学光华学院未续聘一事,所发出的微博,我都一一念给张老师听了,他说:唉!这算什么哟!人生几何,生命短暂,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不宜兼职过多。小邹不正好摆脱过多的负担,干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多为国家培养人材嘛!光华学院作为一个学术单位,可能是因为对聘任学者,在教学、科研的时间上有所要求,他们并没有否定你的学术功力和成就。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要口无遮掩,随意骂人。自己希望受人尊重,也要尊重别人。善待自己,也要善待别人啊!你一定要告诉邹恒甫,不要为此事耿耿于怀,不要把此事看得太重,要他一定要学会做人。这就是张老要给你说的话。
我和张老相识、相聚,六十一年,共同生活了五十七年。他的人生旅程是十分艰辛曲折而漫长的。张老绝非完人。但他一生对名利淡泊确是事实。他逝世时的职称是二级教授,职务是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
张老对人、对事,特别是和他切磋学问时,他也批评人、斥责人、发脾气,乃至还有几次拒人于门外。有时我还怨他对人太严厉、太苛刻。但未料到,当他逝世的信息传出后,当晚电脑的点击率既达万次,从全国各地赶来追悼的同仁和学生们,伫立在他灵堂遗相前,泪流满面,唏嘘不止。其中有被他严厉批评过的几个人,大哭不止。还有海外的学者薛进军,在电话中嚎啕大哭,我想,这是他一生淡泊名利,善待自己,也善待别人的缘故。
张老一生总在思考,为什么中国这样一个农业大国难以实现工业化,真正做到国强民富,人人获得平等自由?问题十分复杂,因为有近三千年的封建史,一百年受列强欺凌,任人宰割的历史,新中国建立后,在取得成绩的同时,却又始终受到左倾路线干扰近30年的历史。改革开放后成果显著,经济得到了发展,但又出现贪污腐败、贫富悬殊、环境破坏、污染严重。一大批下岗企业职工,使他们应得的生存利益受到影响……等等。从教育领域看,现行的教育制度存在不少问题,被称为神圣殿堂的高等学府,不仅是一所大学,而是普遍地受到浮躁、功利,追逐“钱”和“权”的严重影响。此风不刹,贻害后代,因为教育是国家生存和前进的动力。
这些问题,透过现象看本质,是源于对中国历史,特别是对中国近代历史之结,没有得到很好梳理所致。所以中国的问题,需要从历史上探根溯源。儒家思想占统治地位,孔子的学说统治了几千年,好的方面构成了优秀的文化传统,但是孔子及其后来的追随者,逐步把三纲五常,封建礼教完善和固定下来,禁锢了人们的思想。为什么在历史最关键的年份,如14-16世纪,西方有文艺复兴,1718世纪有启蒙运动,而中国却没有文艺复兴,要重视人的价值,重视科学技术。文艺复兴(Renaissance)这个词,源出法文,因为文艺复兴是从法国、意大利开始兴起的。启蒙运动的英文是the Enlightenment, Light就是灯光,加上前后缀,再加上定冠词the,就是启蒙或启蒙运动。一个的,需要启发他一下,给他一点光明,就Enlightenment。什么三权分立,什么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卢梭(J. J. Rousseau)和孟德斯鸠(C. I. de. S. Montesquieu)的这些学说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中国的封建社会那样长,儒家思想长期占统治地位,哪能产生什么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也使资本主义难以发展,中产阶级难以形成。海外贸易受到限制,虽有古代的四大发明,但科学技术却长期得不到重视,被当时的文人视为雕虫小技。(这与新中国成立后重工轻文不同)这段漫长封建历史之结,五四运动虽有所触动,但并未解开。
从近代史看,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充分利用了维新人物,如伊藤博文和我国的严复都留学英国,两人归国后伊藤博文受到重视,明治维新获得成功,大大促进了日本的工业化和现代化,教育也得到发展。而严复没有被朝廷重用,翻译了《原富》(即国富论)、《群学肆言》几本名著,没有发挥其所长。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中国戊戌变法失败,日本利用列强侵略中国的空隙机会发展起来了,而中国却夜郎自大,一直到鸦片战争,向帝国主义屈辱求和割地赔款,受尽侮辱。特别是发展起来的日本军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这些问题,我国史学界会研究得更为深刻全面。而我们研究经济学的,不能以经济论经济,应该结合政治、社会、历史、文化、教育等方面进行综合考察。特别是要懂得历史。研究经济学的,除宏观、微观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要掌握外,对历史,特别是近代史,一定要读一读。这对开阔人的眼界,提高考察问题的深度都大有碑益。
张培刚先生是属于中华民族饱受欺凌,历经磨难,力求生存和发展时代产生的一代知识分子,他们这一代和他们的前辈们不计个人名利,前仆后继,为求得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探索强国富民之途径而奋力求真。
中国悠久的历史,需要反思、需要沉淀,才能辨别出对与错,是与非,面临中国当前复杂的国情。中国必须坚持改革,使每个中国人都有自由、平等。这需要有远见、有智慧、有魂力而又清廉的决策者。
也需要一批耐得住寒窗之苦的人文社会科学者,面对现状,追溯历史。寻觅深入发展的途径。
小邹(恒甫):你在张老的印象中,仍是“小邹是一个有抱负,很单纯,很可爱的孩子。”“有容乃大,无欲则刚”你正是盛年时期,望你解除心结,坦荡胸怀,做好教学和科研工作。我将张老生前几次要向你说的一句话,邹恒甫要好好学会做人。”转知于你。你的进步,张老在天之灵定会感到慰藉。
今年是张老师诞辰100周年,欢迎你到武汉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来讲学。
联系电话:027-87540261
          027-87540262
    手机:15327458261
谭慧
2013
 
 
--------------------
此文参见了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张培刚经济文选》“理解中国,需十分谨慎”,“懂得历史,才能更好地理解中国的发展”两篇文章。
 

 

    
讲座简介
各期讲座详情
    
讲座简介
各期讲座详情
    
2011-2017年捐赠明细
基金会成立至2010年捐赠信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
关于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有关问题的...
    
 
 
武汉华中软件园   
湘财荷银基金管理公司
上海金臣投资管理公司
Copyright © 张培刚发展经济学基金会
邮政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1037号 邮政编码:430074
办公地点: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大楼506室
电话/传真:027-87542253 联系人:黄莉
鄂ICP备15011824号 中文域名: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基金会.org